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所有分类

品牌专卖全部品牌

© 2005-2018 我眼里的父亲又高又壮魁梧健硕,走路生风不苟言笑。前几年血糖变高吃药戒烟酒控制饭量又恢复了正常。至今仍在广德上班。但我们姐弟仨工作生活情况,他都在与母亲通话中了解得很清楚。对于我们工作生活所遇风波从来只是倾听不责不怨。 父亲爱我们姐弟仨的方式与众不同。值得为人父母学习。很小时还未上学,村人聚一起聊天我爱仰头听。父亲会当我面对村民说:我家二子回去了能把你们说的话原原本本说出来。我当时虽小却听出父亲是夸我。下次大人说话听得更专注。以致后来上学听课极有兴趣。 父亲最初挣钱靠捕鱼。做完一天农活,黄昏又摇船出去,半夜或天亮回来。船舱全是鱼有次一条鱼达八十斤。至今历历在目,白花花的鱼儿用竹筐挑回家。小时母亲早上煮一锅鱼,除了盐啥都不放汤水鱼块,吃完上学。后来老公说泥鳅小鲫鱼好吃,我说这些我们全扔从不吃,他无法理解。有时鱼少时,父亲会用木槿藤条穿好让我去街上赶早市卖有时会在午后骑车去邻村叫卖,若是鱼渐渐少了,我和堂哥会去纪村电站卖,望着午睡后穿着轻薄棉绸衣的妇人摇着蒲扇,真羡慕单位人生活啊。我们面对的是打了补丁的粗布上衣和卷了裤腿的满是泥巴的黑黝的腿。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